新闻是有分量的

“区块链社交第一人”ONO徐可:95后“佛系女孩”的创业观

2018-02-23 14:50栏目:创业

  “我是一个有价值观的人,如果创办一家企业没有给用户提供实际帮助或者没有做出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不如不做。别说什么梦想、情怀,吹牛的话都是从个人利益出发的。”

  说这段话的时候,1995年出生的徐可表情自然,没有丝毫卡顿。棒球帽、黑色短T和瘦小的身材,看上去与我们对话的内容似乎有些违和。

  事实上,在这次对话之前,除了“区块链”、“社交”、“95后CEO”、“连续创业者”这几个交织在一起的词汇之外,对于徐可这个名字,我只是心存一点好奇而已。

  毕竟,创业故事,除了新技术的迭代、商业模式的迭代,也需要偶像的迭代。

  茅侃侃的落幕已经宣告80后创业者的时代过去了,95后创业者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这便是好奇心的来源。

  用区块链技术,做95、00后社交平台,这事儿听上去本就有了“网红项目”属性,加上要和这位CEO对谈的“ONO”项目至今还待字闺阁,更神奇的是,产品还未上线,徐可就已经招徕了大名鼎鼎的投资机构、投资人的追捧……

徐可与技术研发团队讨论产品

徐可与技术研发团队讨论产品

  在我与徐可对话前,媒体人职业习惯里的质疑精神本能浮上心头。另一方面,如果按照此前媒体报道的思路是从区块链技术发展去描绘ONO创始人徐可,颇有蹭技术风口热度之嫌。

  而我更关心的是,这个声称要为95、00后创造出专属社交工具的创业者,究竟是投资人制造出的浮夸人设,还是具有独立之思考,自由之精神的新时代创业者?

  也因此,从对话的一开场,我便刻意弱化区块链等令人目眩的技术概念,把话题从更容易产生“官方”话语术的地方,向人性需求、社会代际特征、创业者性格与命运关系等等开放式问题上引导,以期看到一个更真实的95后创业者。

  令我有些诧异的是,23岁的ONO创始人兼CEO徐可对于这些开放式的问题不仅对谈如流,其表述和逻辑更是有着超乎年龄成熟度的思考。而这种成熟,是可以从其创业经历和思考中追溯到的。

  01“价值观”

  如果说创业者是一个时代最敏感于社会变化的群体,那也意味着每一代创业者都会有其独特的社会认知系统和语言标签体系。

  比如,伴随着互联网技术而成长起来的80后创业者,他们口中标签化的高频词是“模式”、“颠覆”、“风口”、“痛点”……

  在与徐可的对话过程中,我也一直试图寻找这样的高频词。出乎预料的是,“价值观”是她重复最多的词,而这也正是她的创业信条。

  2017年10月份左右,徐可的创业团队基于币圈当红炸子鸡BeeChat,独立开发了一个和以太坊猫很像的产品,就是创世狗(Cryptodogs)——一个有繁殖系统的卡牌游戏。

创世狗(Cryptodogs)

创世狗(Cryptodogs)

  这个只用了7天就做出来创世狗,线上交易量非常好,第一天上线就炒到一只30万元人民币,现在一只最高900多万元。

  “这个项目能产生很好的利润,但可能对整个市场和用户来说并没有太大价值。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个机会,就是区块链技术给我们的社交将带去很大的改变,特别是对用户体验、实际行为和他认知产生,带去巨大的改变。”

  在徐可眼中,决定一个创业项目价值首要的并非商业转化能力,而是能为用户创造真实价值的能力。这个听上去有些理想主义的价值取向,也被徐可称为创业中“折磨”自己最久的问题。

  “这就像你让一个反战的人去上战场杀戮一样。”徐可说从2016年拿到种子轮和多轮天使投资的时候,甚至连产品都没有上线,就是因为她一直觉得“不解决用户任何问题”就会出现价值观的问题。

  “比如我要做一个推文的平台,我完全可以"抄"一个微博,做90后、00后的内容,但这只不过是和别人去抢市场盘子,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

  显然,徐可对于创业的思考方式,和“烧钱”烧成习惯的那一批80后创业者们是完全迥异的。对于80后一代的创业者,价值观往往是他们梳理自己成功的一个充分条件;而对于徐可这一代创业者而言,价值观就是她们创业的充分必要条件。

  甚至,没有价值观的项目即便因为商业利益做大,也很可能成为“毒瘤”。

  喜欢“佛系”游戏,骨子里“不争”的一代,是徐可对于自己这个年龄段一代人的心性所向的捕捉。而按照对用户价值观的理解,如何去创造出属于这一代人的产品呢?徐可说,遇见区块链就像是遇见了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