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山大毕业生:在校创业年入百万 不为变现为历练

2018-02-20 17:23栏目:创业
TAG: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又到新春共语年话时。

在迈入新时代的中国,回望过去的丁酉鸡年,展望戊戌狗年,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有何心语心愿?

时值新春佳节,澎湃新闻()聚焦近年新闻事件或日常场景中的家庭和个人,听听他们的“年话”。

【人物名片】

口述人:赵龙

年龄:22岁

职业:学生

家庭成员:爸爸、妈妈、弟弟

居住条件:商品房

腊月二十,我回到了河南固始的老家,给爱喝酒的父亲带了两瓶酒。虽然正值寒冬,但熟悉的年味,随着新年的来临,已经是日益浓厚。

我家位于河南、湖北、安徽三省交界处,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安徽常常是年三十中午吃饺子,而我们家是正月初一早上吃面条,初二早上吃汤圆,初三早上吃水饺。年三十就和父母在家里一起打扫卫生、贴福字和春联,准备年夜饭,家里的年味就更浓了。

山大毕业生:在校创业年入百万 不为变现为历练

戊戌年四代同堂的合影,左一为口述人赵龙。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 供图

今年过年于我而言是特殊的,作为一名应届高校毕业生,这既是我大学的最后一个寒假,也是最后以学生身份过年。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心态,临近毕业,褪去了学生的无忧无虑,开始为未来筹划,准备承担更多的责任。

以前过年时,同学们聚会都是在讨论大学社团、奖项荣誉之类的,今年过年,就都开始讨论求职、工作。长辈们见面的第一句话也是问问工作确定了没?在哪个城市上班?

因为专业不错,我应该算是求职很顺利的应届毕业生,早在去年10月中旬就已经拿到了近10份入职offer,没有体会到就业季的压力。最终多方考虑,选择了位于南京的零售行业巨头之一,早早签订了三方协议。

因此,在大学最后的寒假,有的同学去旅游了,有的同学忙于找工作,而我作为第一批参加企业培训的员工,在连续12天的培训里,几乎不停轴地学习和锻炼。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我还在南京的地铁上,当时是我唯一能空出的一段通话时间。

到了年二十,见了集团的CHO(人力资源总监),才开始返乡,算是正式进入了寒假。寒假的上半段虽然忙碌,对我来说却是充满乐趣和轻松的。有些人认为工作是一种负担,但有时候我反而很享受在工作、学习的感觉。

而且让我比较开心的是,在培训结束后,我们大队还获得了优秀团队的称号,同时我的个人综合排名在4/150,在工作上是一个好的开头。

这个好的开头,让我联想到了四年前,当时以专业排名第一的成绩,从河南老家考到了山东大学,彼时只想着好好学习,没想到偶然的一个机会,带了10套正装的订单,加入了别样正装创业团队。

从最初的一个月没卖出一件,到后来第二年业务规模拓展到全国112所高校,团队年销售额近百万,最终正式注册公司。这份创业经历几乎贯穿了我大学的始终,其中很感谢国家对大学生创业的鼓励和支持,给了我们更大的平台和空间。

创业的第二年,在我们建立了百校联盟后,曾有投资人联系我们,愿意出资100万来解决我们的渠道资金问题,但条件是占股,而且有销售指标。当时很多人劝我们趁着有投资,迅速发展壮大。但我们经过讨论后,却决定不走市场化的道路。在我们创业的过程中,学校给予了我们很多帮助,我们不想将别样团队变成个人变现的工具,而是想打造成“大学生创业练靶场”,给更多大学生锻炼的机会。每个创始人毕业时都必须离开,领导层迭代,给新人从销售到CEO的发展路径。

山大毕业生:在校创业年入百万 不为变现为历练

赵龙穿着自己团队生产的正装参加求职面试。

因此,就业季也是我和别样团队的“分手季”,作为第二代领导人,现在也到了我“离开”团队的时候。感觉别样团队就像是我亲手拉扯大的孩子,我还记得2014年5月18日,注册公司时给他起名字,就像是父母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一样,翻遍所有的字典,都找不到能够把最好的期望都带上的名字,最终起名Beyond(别样),代表超越和远方。

山大毕业生:在校创业年入百万 不为变现为历练

年三十赵龙擦干净了家里的搁置架,希望来年能放上一些摆件。

如今虽然毕业了,但其实不算离开,我们团队所有人都有一个独特的牌位,即使身处天南海北,我们在这个团队里都有一个身份,依旧常常联系。现在大家就是希望这个“孩子”能够再长得大一些,能上市最好。而我也将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实现自己更多的价值。